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叫曹文婷,今年25岁】(05)作者:duxie
【我叫曹文婷,今年25岁】(05)作者:duxie
字数:5454


                (五)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除去每个月7天左右的经期时间,我和主人每天象征性的在公司里呆上那么一小会,其余的时间不是去调教室接受各种刑罚,就是被主人带去那个工地或者是L市的郊区,我爽得一塌糊涂,阴道和肛门也越来越敏感,乳房经过无数次的揉捏也比以前丰满了不少,而我的高潮的时间比原来更短,次数比原来更多了,就这样我每天都沉浸在高潮的快感里。直到两天前主人突然对我停止了一切调教和刑罚,而已经习惯于每天被大鸡巴抽插的我竟一时间还不习惯。

  「陈总早上好」我进到办公室里跟老板打了声招呼。「早啊,小曹」陈总回应着。我坐到办公椅上后眼睛偷偷的瞅着陈总心里嘀咕着。主人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好歹告诉我一句呀,现在对主人言听计从的我又不敢去主动问他,难不成是……主人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哪个大仙后给他托梦了,「小陈呐……
  你的淫戒值快爆表了哈,看人家那小姑娘让你天天的折磨成啥了,在不收手的话保不齐你哪天出门一个五雷轰顶劈死你丫的。「

  「哈……」想到这儿我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小母狗,笑什么呢」。陈总看着我说道。「陈……主人……母狗刚才想到了一个小笑话」听到陈总这么称呼着,我站起来走到主人办公桌前马上改口说到。「那讲来听听」被主人这么一问,我脑子里一时间还真想不到说什么,雷啊……劈啊的……主人如果知道了不得把我给劈了。「就是……就是……内个……以前嘛……有个小企鹅……小企鹅……它……它……它……饿了……去吃东西。完了……就……就……回家了」。我就这样在那胡诌着。「什么乱七八糟的,给你说个正事儿」说完主人拿出一个录音笔
          按开播放键后放在了办公桌上;

  「呯……」一声玻璃杯碰击的清脆声音。

  「白总,兄弟我最近又调教出来一只母狗」听声音应该是主人。

  「哦?又是你应聘的文秘么。」一阵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个应该就是白总了。

  「这个可跟那两个不一样,真是个尤物,大学刚毕业,嫩的很,而且现在被我调教的身体耐受力特好,重口味什么的都能接受」

  「比那两个还漂亮?」

  「你看你看,就知道你不信,兄弟啥时候骗过你,674508775她的扣扣号,哥哥你可以去她空间看一下嘛」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

  「呦,毕业照……兄弟,这女的还真是大学生呢,长的真不错,身材真好,在看这张。啧啧,这小脸蛋儿,性感的小嘴儿,丝袜腿还真是修长啊,脚一定很娇小吧,嘿嘿……肯定会很香,妈的,看的我鸡巴都硬了,这简直就是个平面模特嘛」

  「嘿,就知道哥哥你喜好这一口儿,兄弟我已经培养着她开始恋物了」
  「这个……陈总啊,最近我的公司财务做资金预算和成本结算分析呢,也是比较忙啦,陈总你看……能不能把你的小秘书借调到我公司来帮忙统计一下报表呢。」

  「嘿嘿,这个尤物就是兄弟我专门为老哥你培养的」

  「哈哈……好兄弟,喝酒喝酒」

  听到录音笔里的白总这样描述我,自己的内心竟然荡漾了起来,就这几句简单的淫语竟刺激着我的小穴一阵收缩,流出股股淫液。

  「奥园置业的白总是房地产行业的领军人物,在我们市也是地位显赫,资产过亿了,知道我们和奥园置业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合作项目吗?我想尽办法的搞清楚白总的爱好,慢慢的了解到他也喜欢sm,特别是对女人的脚丫和丝袜还有高跟鞋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我也就把自己培养的女奴都送了过去,你是第三个」主人看着我冷冷的说着。听到主人说我是第三个奴的时候,心里竟然空落落的,虽然以前有想过自己肯定不是主人的第一个奴,但是这话被主人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的酸楚。「主人……你不要我了么」我看着主人,带有一丝委屈的语气问着主人。「怎么会,你永远是主人最棒的小奴,我也舍不得你,但这只是暂时的让你去白总那呆一段时间,为了公司,也是为了主人。」主人看出了我的委屈,站起来搂住我,温柔的说着。「我知道了主人,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服侍白总的」听到主人的话后,心里也算有了一丝的欣慰。看我这么回答着,主人满意的对我说「我的小乖奴,现在就过去吧,好好打扮一下自己。我已经跟白总说了,直接去他办公室就行。」「那我走了,主人」我向主人鞠了个躬就转身走出了公司大门。

  回到家以后我就琢磨着要穿什么衣服,既然主人说了白总喜欢丝袜高跟鞋神马的,那就穿一身OL制服装吧。白色的衬衫包裹着我胸前的两只还算丰满的乳房,以至于胸前的衬衫纽扣被拉扯的紧绷绷的,中间开口处的扣子那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黑色的蕾丝花边胸罩,仿佛随时会有崩裂开的危险,而下身则是一件宝蓝色短款的包臀裙,套裙包裹着我那性感浑圆紧致的臀部,再往下看是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从裙底延伸出来,纤细修长的美腿包裹在超薄的肉色裤袜下,使得我的长腿看起来更加的诱人,脚下踩的是一双14公分高的白色浅口亮皮细高跟鞋,我的双脚极其优雅的紧贴在一起,好像这一双精致小巧的高跟鞋像展览品一般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华丽的柜台里。「恩……白总应该会喜欢这身打扮的」我还算满意的在镜子里认真的审视着自己。

  嘎达……嘎达……我踩着高跟鞋走在马路上,默默的接受着周围异性痴迷的目光,也难怪……这一身标准的制服装,只能让自己显的更加惊艳。当我路过站牌的时候,一辆公交车也正好停了下来。「咦,333路,终点站不就是奥园置业吗,好巧哦」我自言自语的说着就挤了上去,可是上来以后就后悔了,没有一个空位,中间还站了不少人,我只好找了个人少的位置抓住拉环,等着司机开车。
  「现在又不是上班的时间,为什么会这么多人」我埋怨着嘀咕着,这时又涌过来一波人,把我死死的挤在了中间。「哧……」门终于关上了,随着汽车的突然开动,我又被周围的人狠狠挤了一下。「讨厌死了,周围还都是臭男人,这是多久没有洗过澡了,真臭……」我埋怨着用另一只手掩住鼻子,尽可能的少呼吸到飘过来的阵阵汗臭味儿。

  汽车开动了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突然一个手背在我大腿根那来回的磨蹭了几下。「唔?这是想揩油的还是不小心」我自己对自己说道。刚说完一只手又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屁股,这尼玛肯定是故意的了。我刚想回头开骂,突然又转念一想「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摸的我,骂错人了多不好意思,让他在摸一会的,待他放松警惕了我抓住他手,非把他脚趾踩碎不可」想到这儿,我用力跺了下细长的鞋跟,静静的等待着那人再次下手。过了不到1分钟,一只大手直接按在了我的屁股上,那人的手顺着我圆润的屁股一直滑向了我的大腿根。当我准备伸手去抓他的时候,那人突然把手摸进我的大腿内侧,用手指甲开始轻轻的抓挠起来。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身体不由的打了个激灵。「这感觉……很舒服呢」

  我让他这么一抓,竟被刺激的兴奋了起来,小穴也慢慢的分泌出了淫水。「自己虽然被轮奸过好多次了,但是这样的情景还是第一次呢,车上这么多人,量他也不敢伤害我,就由他去吧」我把准备伸到后面的手又慢慢的收了回来。可能是看我没做反抗,那人胆子开始大了起来,直接紧紧的贴在我的身后,手开始顺着我的大腿内侧往上揉捏着。慢慢的那只手碰到了小穴外面已经被淫水浸湿了的裤袜。

  「被人摸摸就这样湿了,好丢人啊」我脸微红的责备着自己,那人很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流出这么多的淫水,手先是明显的抖了一下,随即就把四根手指都贴了上来,慢慢的揉捏着我的阴唇和阴蒂。「恩……这种刺激的感觉好舒服呢……」我把两只手都抓在拉环上,腿开始不自觉的夹紧了起来。那人可能发现了我没穿内裤而且还是个小淫娃,手上的力度又增加了起来,突然一根手指慢慢的顶着我的裤袜伸进了阴道里抠挖了起来,「唔……被人偷偷的在公交车上猥亵好爽呢,又兴奋又刺激」我边想着边把腿叉开了一点,屁股也慢慢的扭动着,迎合着那人手指的抠挖,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对话,甚至我都没往后看一眼,但是那人也感觉到了我的配合,开始把两根手指头顶着裤袜伸进我的小穴用力的抠挖了起来。
  随着那人手上速度的加快,被手指顶着的裤袜又增加了不少摩擦力,刺激着我那娇嫩的阴道壁,我也慢慢的发出了小到只能让自己听见的「嘤。嘤……」声。
  这时那人把一条腿硬挤进了我的双腿中间,本来微微打开的双腿被这样一挤又叉开了不少。他看我两只手都在上面抓着拉环,就把他的左手从身后顺着纤细的腰肢慢慢的放在了我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腹上。周围都是拥挤的人,应该看不到下半身的任何动作。那人的左手把我固定住,右手的两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开始了更加猛烈的运动,一会他把两根手指用力的分开,一会又用手指甲挠着我那早已泛滥的阴道。「嗯。哼。恩。啊……」我小声的呻吟着,开始把身体前倾屁股微微的翘了起来。「恩……用力的操我吧,陌生人。」那人感觉出了我的动作,而我翘起的屁股又正好让他的手完全触摸的到。那人把第三跟手指尽最大限度的都伸了进去,又开始了疯狂的抽插。我迎合着那人的手指轻微扭动着屁股沉浸在这被猥亵的快感中,就这样过了一分左右的时间,那人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说到「小淫娃,爽不爽,想要更爽的话就跟爸爸在这一站下车。」说完他突然把手收了回去不在碰我,我被他这么一说,体内的奴性又给激发了起来,已经被禁欲两天的我好想被狠狠的操一次。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以示回应,这时汽车刚好在这一站牌停了下来,那人转身挤了下去,我也紧接着推开旁边拥挤的人群,跟在他后面下了车。那人在前面走,这时的我已经饥渴难耐了,只想着被狠狠的操一次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他转身走进了一个比较老旧的地下车库,我也跟着走了进去。这个年久失修的地下车库只在门口处亮着几根发黄的灯棍,里面停着的车上都是一层层的灰尘,应该都是接近报废的车了吧。我环视着周围跟着那人走进了车库的最里面,嘎达嘎达……
  高跟鞋的声音在这空旷的车库里回档着,显的异常的刺耳。

  那人在一个拐角转了进去,远处的灯光照到拐角的时候已经是非常昏暗了,而我心中的欲火确一直在燃烧着。就在我刚转过拐角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背后把我抱住,并喘着粗气说「小淫娃,你还真跟来了,是多久没有被操了。恩?贱女儿。」说完那人就把我按到了旁边的车上,把我的裙子给掀上去后又把裤袜给脱到了大腿根上,然后用极快的速度掏出大鸡巴猛的一顶。「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弄的呻吟出了一声,由于我的阴道一直被淫水湿润着,大鸡巴直接顶进了阴道的最深处。随后那人开始快速的抽插了起来,每次都把粗大的鸡巴深深的顶到子宫口处。「你个贱逼女儿,叫我爸爸,求我操死你,快点!」那人喘着粗气恶狠狠的说着。被他这么一挑逗,我也忍不住的发起骚来「爸爸……啊……我要……求爸爸狠狠的操女儿。啊……爸爸,」听到我的呻吟声,那人更加用力的操着我,我被剧烈的冲击顶着只能脚后跟抬起来用脚尖站在地上,大鸡巴每次用力捅进小穴的时候,那人就用两手抓着我的胯部,使劲往后按,确保大鸡巴每次都会捅进阴道的最深处。

  「哼恩……女儿的骚逼……快……快让爸爸的大鸡巴……给操烂了……用力……亲爸爸!……」那人听到我的淫叫后,把我在车上拉了下来,我的两个胳膊直的被反拧到背后,上半身朝下与身体承90度的弯曲着,他的两只手分别抓住我的两个手腕。那人开始压着我的手臂一点一点的往前走了起来,每挪动一点他就拉扯我手腕一下在用大鸡巴狠狠的插进小穴里。由于我抬不起头来,看不清前面的障碍物,该往哪边转的时候,他就用力的拉扯我相应方向的胳膊,我一吃痛就会乖乖的转弯。就这样伴随着高跟鞋磨蹭地面的踢踏声,和我的淫语声,还有肉体碰撞声音。他顶着我围绕着一辆车慢慢的转了8圈。我快要高潮感觉的越来越强烈,腿也开始无力了起来,那人只好放开我的胳膊,用两个手搂住我的腰紧紧的固定住,我酸痛的胳膊完全使不上力气就像脱臼似的耷拉着,胳膊随着身体的移动,前后左右的摇摆了起来。「爸爸……爸爸……快操女儿……用力的操死女儿……女儿要死了……啊……爸爸……亲爸爸……女儿要来了……啊……」就在那人抱着我走到第10圈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住,高潮了,我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淫水一股股的涌了出来。我的腿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那人紧紧的抱住我的腰不让我摔倒。「啊……嘿。嘿嘿……贱女儿这么不禁操呢,才这么一会就不行了」说完那人把我抱到墙根处,把瘫软的我放在了地上,双手抓住我的头,把依然坚挺着的粗大鸡巴又放进了我的嘴巴了抽插了起来。由于之前被主人调教的时候已经适应了喉咙,所以现在那种呕吐感基本没有了。「咕。呕……咕。呕…

  …「现在他已经拿我的嘴当做小穴用了。」贱女儿。操你的嘴比小穴爽多了……

  喉咙真紧。啊……啊……我要射了……快给我吸出来!「我用舌头快速的舔舐着他的鸡巴,并且嘴巴紧紧包裹住龟头用力的吸了起来。

  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在鸡巴里喷射而出,我的嘴唇紧紧的含住鸡巴,精液全部都射进了嘴里。那人捏住我的鼻子,抓着下巴用力往上一抬,咕噔一声,半嘴浓稠的精液全都吞进了肚子。「今天操的女儿真爽,哈哈,来来爸爸给你100块钱,一会打车走吧,别在坐公交车,小心又让被操哈哈哈哈」说完那人提上裤子,掏出钱来扔地上哼着小曲儿走了。

  100块钱……我看着地上的毛爷爷自嘲道,「怎么弄的自己跟妓女一样了,还他喵的是廉价妓女,算了算了……,给了就要吧,现在的我跟妓女也没什么两样了,自己一会不就是要去奥园置业服侍白总嘛。」我坐在那恢复了些体力,就踉跄着走到亮一点的门口处,在小挎包里拿出湿巾擦拭着裤袜、裙子还有高跟鞋上的污垢,幸亏刚才没把衬衫给弄脏,不然又要回家换衣服了,我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补了下妆,又嚼了一片炫迈走出了地下车库。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