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界秘传】(01-02)【作者:rogue888】
【三界秘传】(01-02)【作者:rogue888】
字数:9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重逢却只为别离

  袁定一站在窗前,轻轻打开船舱的窗户,窗户并不大,他只开了一半,湿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冬雨夹着雪花,裹挟的冷气进入他的肺里,这些寒气丝毫无法让他退缩,反而让他觉得无比的清爽。雨点打在窗棂,碎成细密的小雨珠,随着风溅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慢慢凝成一条条小水流沿着他的结实的胸,线条硬朗腹肌宛然的小腹,流过浓密的阴毛,滴在地板上。

  清冷的湿气和水珠让一丝不挂的袁定一回忆起以前和念茹一起的时候,在雨窗前相拥而坐的情景,两人赤裸着裹着被子,亲吻,抚摸,做爱,看雨,越是阴冷透骨,两人越是亲热,抱得越紧。想到这他一阵兴奋,心旌一阵动摇,几百年来修炼的波澜不惊的道心突然一阵躁动,下身又硬了几分。分别一甲子之后的重逢,不知道一切会和以前一样吗?

  袁定一脚下的坐船正在缓缓而行,沿着雪雷江中线逆流而上,此处江面宽达一里,也不知水下有什么,江水如同开了锅,翻起腾腾浪花,掀起阵阵波鸣,正如同卷起来千堆雪,这正是雪雷二字的来源。离船半里外才是怪石嶙峋的江岸,沿岸的山坡上,峭壁上树木郁郁葱葱,虽在冬日也没有完全凋零,一片墨绿,冬雨中升起腾腾的雾气,恍如仙境,即使在这凄风冷雨中,也是极富诗意。

  一登船袁定一就迫不及待的用秘法给念茹发出召唤,然后向两人六十年前约好的地点驶去。那里是他们当年封闭起来的一处小小洞府,正在天基山脉余脉一处僻静山谷中,雪雷江边,洞府并没有多出众的灵脉仙源,却是个隐秘幽静的好去处。

  船只已经行驶了整整两天,眼看着就进入天基余脉,离两人约定的地点已经不远,袁定一的心中竟然如凡夫俗子一般慌乱不已。

  一条温暖柔滑的薄锦被披在了他的肩上,袁定一如遭雷击,突然僵立在那里,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如此接近他。然而,他并不是因为被人从背后偷袭才吃惊,而是……

  「定郎,你这样站在窗口不冷吗?」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正是他魂牵梦萦了六十年的声音。

  袁定一并不回头,伸手一把把身后的人儿拉入怀中,来不及看那张艳若桃李的俏脸,就吻住了樱唇,那唇和他的唇一样火热。

  怀中是一个娇小柔软的身体,只是裹在宽大的衣服里,袁定一还全裸着,那衣服上的各种饰物硌得他很不舒服。过去两天里他思想了无数遍见面时的情景此刻完全被打乱了,他只想吻着她,手向她衣内探去。

  期待中那柔滑若凝脂的肌肤没有碰到,简单的衣服竟然繁复如同蜘蛛网,把他的手纠缠在内,袁定一心中一阵恼火,双手一分,满以为会把眼前的衣服撕烂,玉体脱个精光,没想到,自己的力气竟如泥牛入海,手还是被缠在衣服里。
  「噗!」一声轻笑,把袁定一从几乎失去理智的欲望中拉了出来,他才第一次定睛看着怀中的玉人。

  怀中的美人羞的如同桃花般的脸蛋,端庄秀丽的五官中,隐隐露出一丝鬼精灵气,正是他魂牵梦萦了六十年的那张笑脸,可又成熟了许多,十六岁花季少女的容颜只隐约可见。

  「念茹!」他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

  「定郎!」念茹羞涩的轻声回应。

  两人又吻到一起。

  吻了足足有一刻钟,袁定一再次伸手入念茹的衣服,这些衣服好像老是在和他较劲,袁定一此刻已经想到念茹的衣服是件法器道袍,可没理由能挡住道法高深的自己啊。

  「哈哈哈!」看着他猴急的样子,念茹终于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弯下了腰,脸伏在爱郎怀里,身体不停抽动。

  「哼!又是什么恶作剧!我以为六十年的时间会让你成熟矜持一些呢!」袁定一愤愤的道。

  「哈哈哈!急死你!就喜欢看你急着想要吃了我,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念茹弯着腰,笑的合不拢嘴,可是眼角还带着挑逗的神情。

  「就是受不了你这小蹄子发浪!」袁定一再次把念茹紧紧搂在怀中,使劲抱着,吻着。一吻,念茹就乖下来了,她抚摸他的头发,舌头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念茹的个子很娇小,比袁定一要矮很多,袁定一抱着她的屁股,把她抱离了地面。

  又足足吻了两刻钟,念茹推开袁定一,看着眼前的爱郎,眼中都是温柔,袁定一也看着她,

  忽然,念茹的眼神变的狡黠,「定郎,这次抱歉,没法满足你了!」

  「什么?」袁定一一头雾水。

  念茹说完,后退站开一步,右手掐个法诀在自己胸腹前一划。念茹本是穿着一件淡青绿色宫装,宽袍大袖,还披着一层轻纱,腰间系着四片长长飘带,飘带上写满铭文,飘带顶端缀着八宝璎珞,此刻,念茹手指划过,这身衣裙缓缓变成一团雾气,雾气中还闪着雷光火光,雾气在念茹身上流动,然后变成一个漩涡,慢慢缩进她食指上的一个戒指里。

  「恩,这是你们玉霄宗的『贞』字青萝道袍。短短六十年你就已经进入……不对,这他妈是谁干的!」

  袁定一一句话没说完就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甚至粗口也冲口而出。

  「哈哈哈哈!」念茹一见他这样,又忍不住笑的花枝招展,丰满极富弹性的躯体画出一条条美丽的曲线。

  只见念茹完美的裸体上分布着数个光斑,胸部两个,下身一个,光斑都有手掌大小,缓缓转动的光斑上布满符咒,还有一个法阵图,刚刚好把女孩子重要的三点遮挡的严严实实。

  期待着和爱人久别重逢的袁定一,幻想了无数次相见后的男欢女爱,无穷无尽的纵欲缠绵,结果,念茹身上竟然被女贞锁给封印着。

  「你爹干的吧!」

  念茹吐吐舌头,点点头,「我爹要闭一个大关,没工夫看着我,于是就给我下了这个咒,让我老老实实在山上呆着修炼。你也知道这些年妖魔二道实在是有些肆无忌惮,好多女孩子都被掳失踪,我爹也是为了保护我!」

  袁定一无法,以他的修为,破去此女贞锁并不困难,可是,如此一来,他和念茹的事必然会被念茹的父亲发觉,而这一关他们两现在无法过。

  「对不起,定郎!」念茹带着一脸的歉意,慢慢在他身前蹲下身体。

  念茹长了一张极漂亮的樱桃小嘴,这是袁定一最喜欢的部位,他从来舍不得让念茹给他品箫,只是每次见面吻个不够,还是少女的念茹也羞于此道。此刻,念茹为了安慰爱郎竟然主动为他品萧。

  袁定一只觉龟头顶点被温软柔滑的舌尖点了一点,这一下简直铭心刻骨的爽快,差点破了他八百年的道心,将元阳喷射出来。要知道,袁定一所修炼的功法正是通过阴阳采补来增长元气,以前即使和念茹缠绵得难舍难分,几乎夜夜欢愉,也没有真正射出元阳,当然他也从来没有汲取念茹的元阴,所以他的便宜老丈人才以为女儿一直是处女,老爸总不会亲自去验看女儿的处女膜吧。没想到,六十年后,念茹舌尖轻轻一点就差点破了袁定一的元阳之身。

  袁定一赶快按住念茹,托着她的下巴把她扶起来,「心肝儿,我不舍得你用嘴巴亲我那里!」说罢,继续吻着念茹的小嘴。

  又吻了片刻,袁定一轻轻推开念茹,席地盘膝而坐,捏个法诀,竟然行起功来,念茹不知他是何意,就在旁安静的看着。

  袁定一吐纳片刻,高高翘起的阳具顶端,出现一点光亮,马眼中挤出一点柔和的蓝紫色光珠,他继续运功,那光珠也随之慢慢变大,不过一盏茶功夫,蓝紫色光珠已经凝成拇指尖大小的一颗宝珠。宝珠散发着蓝紫色柔光,非常好看。袁定一拉过念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向上一撸那颗宝珠就到了念茹掌心。
  「送你一个小礼物,我当年传你的颠阴倒阳转玉功你还在练吧!这是个大补之物!本想和你交合之后,为你补充元阴,现在只送你做礼物吧!」

  「嗯,我一直偷偷在练,爹爹不知道,还以为我本门功力精进!」念茹一边说,一边把宝珠托在眼前仔细端详。忽然想起什么,一脸轻嗔薄怒,翻了个可爱的大白眼儿,「你又去干那采花的勾当了?这是祸害了多少个女孩子得来的?」
  「呵呵!」袁定一尴尬一笑,「自从六十年前答应你不再采花,就不再用良家女子采补,我真的信守诺言了啊!只不过,我练的功法就是如此,我尽可找不是良家女子采补!」

  说罢,袁定一走到船舱中放置着的那张大床前,念茹早就看到那一床大锦被下似乎盖着不少东西,只见袁定一一把掀开大锦被,眼前景象让念茹一声惊呼。
  床上躺着四个赤身裸体的少女,这四个少女,三个黑发,一个竟然一头金发。如果只是裸体少女倒也罢了,让念茹吃惊的是,金发少女的下半身竟然是五彩斑斓的金鱼尾,是条修得人身的金鱼妖。另外三个少女的脚丫正变成某种动物的爪子,再去看她们如瀑般的长发中也开始长出一对对毛绒绒的耳朵。只是刚刚开始变身,念茹还分不清是什么妖物。

  「都不是简单的家伙!」袁定一在一边说道,「一个雾尾锦鲤,一个紫斑豹,两个灵狐。她们竟然变幻身形,在华州城中三大青楼里做了几十年的头牌,采补无数,多少少年良家子弟被她们迷的神魂颠倒,既破财又折寿。」

  「所以你就替天行道啦!这可真不像你哦!」念茹知道爱郎行事忽正忽邪,但这种采补之事原是他老本行,虽说六十年前他答应自己不再干,可未必会憎恶别人做这等事情,更不会替天行道去惩罚,只怕还是为了给自己弄这宝珠。
  「我也没怎么她们,就是采了她们部分元阴,把她们打回原形,回到山林重新修炼!」

  「哼,你答应我不再采补,看着别人采补心里不爽吧!」念茹毫不留情,「你把这些精元给了我,那岂不变成是我在偷取别人元气修炼了吗!」念茹满脸娇嗔,似乎有些动了真怒。

  「咳咳!」袁定一有些尴尬,「真的是为了华州城百姓!而且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们分手以后,我有一件奇遇……」

  「不必了,定郎,我相信你!」念茹突然轻轻掩住爱郎的嘴,露出温柔的笑容,「我只能溜出来片刻,所以,我们之间的约定怕是要……」

  「怎么,你不能跟我一起走?」袁定一难掩自己的失望!

  「宗门里出了些事情,我要守到父亲出关才能下山历练,不过也就是再等我三五年!父亲就可以出关了!」

  「什么事情?」袁定一脱口问道,想到这是她们宗门内的事儿,又说道,「方便告诉我就说,也许我能帮上些忙!」

  「无非是每个门派都会发生的窝里斗罢了,只要父亲出关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你要是来帮忙那才是越帮越忙。十几年前我就完成了武道的外修,等父亲一出关,我刚好可以下山,开始游历天下,完成我的世故内修。到时候你陪着我,我们一起浪迹天涯!」

  「念茹!」袁定一握着一双小手,念叨着心上人的名字,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从六十年前认识这个温柔又俏皮的小妞,他这个情场老手就彻底被俘虏了,什么手段都使不出来。

  「那好吧!」最终,他还是再次把激情收拾起来,把念茹紧紧搂在怀中。
  两人还都一丝不挂,彼此都感受到对方令人陶醉的皮肤,袁定一在冷风中站了半天,紧致的皮肤冰冷光滑如同大理石,念茹的皮肤柔嫩温软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两人只是那么抱着,互相摸索爱抚……

  终于,念茹慢慢推开袁定一,她又痴痴望了爱郎一会儿,然后在他额头轻轻一吻。

  「我去了!你最好去华州城,好好做些善事,积些功德,将功补过,否则我就不接受你那颗元阴炼就的宝珠!再说了,反正你等我的日子也比较无聊吧!」念茹突然恢复了往日的俏皮。

  「好嘛!好嘛!听你的就是,那我在华州等你吧,记得有机会给我些消息,溜出来见我一面更好!」

  「我会想办法!对了,这几个小妖修炼不易,既然你不想让她们害人,好歹想法子让她们恢复修为,重回人形,叫她们走上正道,这个也算是你那颗宝珠的代价!」

  「唉!你这个婆婆妈妈的小蹄子,简直就不让我有一刻清闲!也罢,既然如此,我答应你!」

  「留这么些勾人的小妖精在你身边,你可要自己好好斟酌哦!」念茹噗哧一笑,又吻了一下爱郎,手指一划,一团云雾出现在她身上,转眼变成青萝袍,「定郎,我去了!」

  念茹恋恋不舍向远处群山飞去,她飞行的姿态如同随风飘扬的雪花,看起来漫不经心,飘飘洒洒,速度却是极快,转眼间已经消失在高山的雾霭之中。袁定一痴痴的望着,但他却没看到,念茹才转过头去,原本温柔甜蜜的面容立刻布满忧愁。

            第二章、桃花孽缘终难断

  袁定一痴痴看着念茹飞到不见踪影,仍望着玉人远去的方向,突然他心中一动,缓缓转过身子,转动中,一股青雾从他身体里旋转而出,当他转过身时,青雾已经化成一件长袍穿在身上。此时的袁定一,头戴一顶紫竹逍遥冠,身着青色长衫,足登一双细麻步云履,腰中一条三指宽四色彩绦,挂着碧玉佩,香囊,腰间彩绦上还别着一支七八寸长小桃木棍,小木棍给摩挲的油光水滑,看来是经常把玩,也不知是何用处。除了那不知用处的桃木小棍,一身标准书生打扮。
  袁定一转过身来,脸上柔情蜜意已经全不见踪影,星目含煞,剑眉生威,冷冷的盯着床上的跪坐的两个少女。

  「干嘛这么盯着人家!看得人心惊肉跳!」其中一个少女声音柔腻的要滴出水来,明明心中已经非常恐惧,可偏偏听起来倒似在打情骂悄。

  「是啊,干嘛这么凶,刚才那个姐姐不是要你好好看顾我们的!」另一个少女跟她一唱一和,一边说一边用一双媚眼偷偷瞟袁定一。这两个狐女已经小部变回原形,双手到小臂已是毛茸茸的一片,倒像是戴了长手套,一对长长耳朵从黑色秀发中支楞着,两张小脸儿上已经长出不少狐毛,大半个面颊都毛茸茸的,连鼻头都已经变成黑黑两颗,几根长长须毛反倒十分的可爱,两女一个白毛一个红毛,看来是一只白狐一只火狐修炼成精。

  两个狐女低垂着毛绒绒的小脑袋,不安地绞着十指,双臂有意无意把还未变形的双乳托起,四团美肉若凝脂般洁白无暇,又肥又嫩,四颗樱粉艳嫩坚挺。两女上半身还未变身,真个是纤腰盈握,酥胸满掬,香肩圆润,那柔弱无骨的小身子让袁定一都一阵燥热。

  「你们两个不用耍心机做这媚态,我是答应念茹看顾你们,叫你们重新修炼回人形,可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今后若是有一点不守规矩,我就剥了你们的皮做条大氅。」袁定一声色俱厉,一点也不给情面。

  「干嘛这么凶!你夺了我们元阴,现在又要禁锢我们,要是不想收留我们,就让我们走好了!大不了多修炼几百年,还是能修炼回人形!」两个狐女还挺倔强,说话已经带着哭音儿了,竟然毫不示弱。

  袁定一没理她们,伸手在腰间所佩香囊上一弹,手心已多了几片拇指般大小,薄如蝉翼的物事,却是四片玉片。他略一凝神,将一套功法法诀灌注进玉片,然后手一扬,四个小妖精掌中已经一人得了一片。

  「这是我得道后修炼的一篇功法,不用通过采阴补阳来增进修为,只要按时练功吸取日月星辰的精华就可以修回人形!」

  还躺在床上装死的金鱼和紫云豹一听立就翻身坐了起来,四个小妖精将玉片夹在掌心,双手合十于额头,闭目片刻,便将功法刻印于心。

  「你们已经得了功法,这功法效果甚佳,进展极速,不过一二十年你们就可恢复人形,这功法可以继续修炼直到你们突破凝神,虽然我取了你们元阴,可我给了你们更好的功法,让你们不用再做采阴补阳之事,我们也就两不相欠。」说完,袁定一一甩衣袖,「你们可以自行离去了!」

  雾尾锦鲤只有下半身完全变回鱼身,上身仍是个极美的裸身少女,她双臂环胸而抱,将小巧玲珑的一对玉碗遮住七八成,听见袁定一放她们走,回头看了其他三女一眼,一翻身就从打开的窗子跳入了雪雷江中。紫云豹索性完全现了本形,倒是避免了半裸的尴尬,正是一直深紫近黑色的豹子,她头上,肩背以及腹部的长毛卷起,一圈圈的像螺丝壳,这紫云豹又把身体变作只一尺半长,倒似只紫色卷毛的哈巴狗,小脸圆圆又像只猫,十分的可爱。

  紫云豹冲袁定一一拜似乎也想离去,可回头看看两个狐女还在那一动不动,不由停下了脚步。

  刚刚还一副倔强样子的白狐获得功法后,突然变成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欲言又止,低头半晌,竟然垂下泪来,似乎在犹豫什么,紫云豹和火狐都愣愣的瞧着她。袁定一正不耐烦,白狐忽然慢慢转过身子,四肢着地将屁股对着袁定一。
  袁定一一看,连他这等惯于辣手摧花的花丛老手竟然也有些羞赧了。

  只见白狐的四肢已经长出长毛,连脚掌手掌也已变成狐狸的脚爪,身后伸出三条毛茸茸,雪白蓬松的大尾巴。三条尾巴向上一扬,露出两团雪白的臀肉。白狐修成的女体是个十八九岁的青春少女,雪团一样的屁股蛋儿没有一丝赘肉,圆润饱满,看起来就弹性十足,大腿根部还有能插入一掌的缝隙,那是因为大腿修长紧致毫无赘肉。她腿上长出的狐毛还只到大腿中段,根部细嫩光洁,可大家不去欣赏她的美丽大腿,都盯在她臀瓣之间的恐怖地带。本来应该羞涩紧闭的少女私处竟然变成了一个恐怖的红通通的洞口,阴道里粉嫩的肉壁被干的翻了出来,颜色红的像要滴血,如果不是白狐妖女体质惊人,估计早就被插得稀烂。洞口还满是湿漉漉的一片的粘液,不知是淫水还是什么东西,夹杂着血丝。白狐试着做了个憋尿的动作收缩了一下阴道,结果竟然痛到浑身打颤。那少女娇嫩的阴户竟然被袁定一干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白狐一边撅着屁股给袁定一看,一边慢慢回过头来,幽怨的斜斜盯着他。狐狸的双眼本就是丹凤三角眼,眼角斜吊,怨女一般风骚哀怨,袁定一给她一瞄,明知道白狐用上了媚术还是心中一荡,不由的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刚刚为了尽快吸出四妖女元阴,他根本没顾她们死活,使出了浑身解数大加征伐,短短时间内让每个妖女都高潮了十几次,终于破了她们护阴的一口真气,这层护阴真气不仅跟修为高下有关,还与意志有关,四妖女意志不算多坚强,按说也不用干的这么狠,只是不知不觉被心急的袁定一干成这个样子。

  火狐一看,立刻明白,竟然也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学着白狐的样子转过身,露出被干的惨不忍睹的阴户。连已经变成小猫的紫云豹竟然也趴着呜呜咽咽的,伸头去舔自己的后体。袁定一记得,紫云豹炼成的女体身高腿长,非常火辣,却长了个小巧可爱的阴户,被被他特大号的家伙干的尤其惨,这也是她为什么立刻显出原形的原因,原形可以加速伤口复原。

  袁定一脸一阵红一阵青,既有做坏事被抓的羞愧,也有些被白狐抓住把柄戏弄的恼火,他知道以这几个妖女的修为用不了多久的修炼就能复原,甚至连处女膜都会完好如初,不仅更曾柔嫩还会变得更加坚韧,只是看着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甚至还有一头大花猫被自己奸成这样,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袁定一六十多年前认识司马念茹以前,原是个作恶四方的采花大盗,因为念茹,开始改过自新,更由于和念茹分别后的一桩奇遇,开始修炼佛家心法,可以说这六十年他已经几乎完全脱胎换骨了,不知不觉间仁慈许多。

  「你们这是做什么?」尴尬半天,袁定一才挤出这么一句。

  「妾身哪里敢动什么异样心机,只是和姐妹们伤成这样,行动多有不便,外面山高林深不知多少老妖垂涎我们姐妹电肉体,前辈法术高强只求前辈能将我们姐妹庇护翼下,白狐火狐愿为前辈奴婢,任前辈驱使!」

  火狐在旁边听着也拼命点头,紫云豹开始似乎没明白白狐为什么想要做这仇人的奴婢,只是好像历来唯白狐马首是瞻,看着袁定一最终也低首做出服从的样子。

  袁定一头大,没想到这三个小妖精竟然想赖上自己,不过白狐的话说的也很有道理,除了几个人类王国之外,大片的蛮荒之地都是妖魔横行的地域,不用说那些妖魔大族,就是那些妖兽魔兽也让荒野生存难上加难。看来这几个小妖女都是孤魂野妖背后没什么大的家族,否则,应该早就一溜烟跑回家族聚居之地去了,说不定还会俟机报仇。

  袁定一沉吟半晌,白狐的说法已经让他动心,要是能完满的把三个小妖女带回正道重修人形,念茹一定会很开心的,想到念茹袁定一下了决心。

  「白狐说的也有些道理,既然此事由我而起,那不妨也由我而终,反正这几年我要在华州城等待念茹,你们就跟我去华州城吧,遇到以前被你们害过的人,我也好替你们还赎前罪。至于修炼,我会指点你们正道法门,不用在做阴阳采补,强取豪夺之事了!」白狐听袁定一答应下来,立刻眉花眼笑,拉起火狐和紫云豹,乖乖的起身向袁定一拜了几拜,她们下肢大部已经变成原形,只能蹲坐着捧着手抓而拜,滑稽的样子让袁定一不觉莞尔。

  「好了,够了,起来吧!」袁定一轻轻一弹腰间小香囊,这其实是个百宝囊,手中花花绿绿多了一堆物事,「这是我早年炼就的几套……小衣,」说着。袁定一竟然忽然脸上一红,「防护力虽然一般,但是对身体修养非常有好处,只不过由于材料有限,这个……做的样式有些……你们一人挑一套穿上吧!」

  三个小妖精接过那些物事,摊开一看,小火狐不由抿嘴一笑,偷偷向袁定一抛了个小小的媚眼,连白狐看到展开的衣服,都小嘴一抿露出个暧昧的笑容。紫云豹则在一边傻傻的看着。

  袁定一拿出的衣服足足有十几套,可所有的衣服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遮得少露的多,所用的材料到都是高级货,只是材料少的可怜,衣服就着材料做的,只能遮羞而已,每套衣服不过小小一个胸围,一条内裤,所有衣服上挂了金铃,镶嵌了各种珠宝。白狐挑了套红色穿上,主要是觉得这件看起来衣料多少还多些。费半天劲才穿上衣服,连白狐这样风月场老手都竟然小脸羞的通红。

  「真是这样穿的吗?」火狐眨巴着纯真的大眼睛问白狐。白狐身上是一件红色的小马甲,且不说镂空的布料全是洞和透明的纱,偏偏在一对酥乳处开了两个大洞,白狐那惊人的胸器就从这两个洞里塞了出来,马甲的下部束着纤腰,撑着白狐肥美的双乳,要命的是支撑双乳的半个金环上挂了一串的小金铃,稍微动一下就响个不停。

  下身更要命,本就只剩下前面一块三角形的布片遮羞,可偏偏还分成两半,刚刚把中间美穴露了出来。上面的蕾丝花边碰到白狐伤痕累累的阴唇,又让她疼的死去活来。

  「这个……这件不适合你穿!」袁定一挑出件绿色的交给白狐,白狐赶紧换上,还是不觉有些害羞,她在风月青楼呆了几十年,这样风骚妖娆的小衣还真是没见过。这绿色小衣就是件肚兜,横竖两条窄窄的袋子,上面一头套在脖子上,横着的带子遮住双乳,在背后打个结,但也就只能遮住乳头和乳头附近的部位,乳晕稍大都会露出来。竖带向下兜裹住阴部,在背后和横带系在一起,还好竖带够宽能把白狐整个阴户裹在里面遮住伤口。穿上后,白狐果然觉得阴部伤口有些凉凉酥酥的很舒服。

  袁定一又挑出两件给了火狐和紫云豹,火狐穿上一套黑色小衣,除了都是镂空蕾丝和透明薄纱形式倒是比较普通,平角遮住大腿根的内裤和倒三角的胸围。
  紫云豹得了一件束腰,似乎是个直筒子一样的胸围,上面裹住双乳,下面应该刚刚到阴部,只是她已经完全变形看不出穿上后的样子。

  看着三个小妖女穿上这些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小衣,袁定一心中竟然有一丝感慨了,这是他当年最疯狂得意时的东西,材料都是他收集,是一个极得他宠爱的炉鼎小妾亲手缝制。想着自己当年十几个小妾身着这些衣服和自己狂欢的场景,袁定一不由露出一丝淫荡的微笑。

  这淫荡的一笑,聪明到狡诈的白狐早已看在眼里,立刻向袁定一一拜,「谢主人赠衣。」她羞涩的微微转过小脸,「奴婢愿众生侍奉主人,请主人允许素儿伺候主人枕席!」白狐羞涩生涩的模样几乎把袁定一都骗了,连火狐都在一边撇撇小嘴。

  「咳咳,」袁定一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这个,能是叫素儿吗?」
  「我们不过是孤魂野狐,没什么姓名的,我叫白素儿,火儿一身红毛就姓了洪,云儿是头花豹,就姓了花,刚刚逃走的傻丫头雾尾锦鲤就姓李。」

  「哎,对了哦,主人何不替我们起个名字呢?如今我们跟了主人,应该跟主人姓吧!」火狐在一边突然插了句嘴。

  「嗯,跟不跟我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起个新名字倒是不错,白素这名字你在青楼也用的吗!」「这到不是,在青楼时我们都是鸨母给起的风月名,每次变形转换身份就换个名字,白素,洪火儿是我们修炼成人形后自己起的,算是本名吧。」

  袁定一点点头,想了想,就道,「白素这名字就挺好,洪火儿,我不大喜欢火字,就叫阿朱吧,至于云豹,就叫阿紫好了。」

  「哈哈哈,那岂不是叫花紫,叫花子,这个名字好!」袁定一刚刚说完,火狐就笑的花枝招展,紫云豹变了身,没法说话,只是呜呜咽咽了几声好似抗议,又似乎感谢。

  「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你们!」

  「素儿谢主人,」「阿朱谢主人取名,」「呜呜呜!」三个小妖精立刻快乐起来。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